优游总代

优游总代邵涵抬起头看他:“你站在那儿干什么?”“别瞎说。”爻森回头瞥了他一眼,“那人有点儿意思。”“感冒了吗?多喝点水。”林岚也没多想,随意问了一句,“没其他事,今天下午四点半在酒店大门口集合,别忘了。”挂了电话,邵涵又浑身难受地躺回了床上,微红的眼角还带着倦意,整个人恹恹的,没有精神。邵涵困倦地轻声道:“你怎么不揉了……”挂了电话,邵涵又浑身难受地躺回了床上,微红的眼角还带着倦意,整个人恹恹的,没有精神。爻森本以为邵涵会挣脱他的手臂附赠一个瞪眼,结果邵涵居然只是身体轻轻颤抖紧绷了一下,攀着他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,耳廓悄然被染红。Titans在展会第三天没其他的安排,队员们都借着这紧张训练间隙得来不易的休息时间四处休闲。对于爻森来说,休闲的好处便是不必早起。

优游总代回到酒店之后,爻森洗完澡出来,见邵涵换上了睡衣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玩手机,宽松的裤子底下露出两只脚踝,被酒店暖黄色的灯光照得像蜜糖一样。对方依旧是昨天那副不痛不痒的模样:“谢谢。”“……邵涵?”林岚迟疑道,“你还没起床么?”邵涵却一点也不想动,身上少见地带着几分慵懒。对方依旧是昨天那副不痛不痒的模样:“谢谢。”“邵涵,”爻森缓缓道,“不推开我我就继续了。”挂了电话,邵涵又浑身难受地躺回了床上,微红的眼角还带着倦意,整个人恹恹的,没有精神。

优游总代隔了好一阵,邵涵终于抬起了头,温凉的声音扑在爻森的耳边,有点沙哑,模糊不清得诱人:“继续吧。”

爻森走过来坐下,在“我想抱抱你”和“要不我再去开一个房间我们分开睡”之间挣扎了一下,说:“你今晚吃饱了么?吃得那么少。”“邵涵,”爻森缓缓道,“不推开我我就继续了。”挂了电话,邵涵又浑身难受地躺回了床上,微红的眼角还带着倦意,整个人恹恹的,没有精神。对方顿了顿,片刻后回答:“程睿。”邵涵还在睡着,呼吸轻轻洒在爻森手臂上。爻森已经醒过来多时了,只是舍不得挪窝。“你还得吃药呢,看看你嗓子都成什么样儿了?”爻森果断拍了拍邵涵的臀部把他拍醒,掀开被子下床,先给自己换好衣服,再从邵涵的行李箱里帮他把衣服裤子都找出来,“宝贝听话,快起床了。”邵涵脖子上还印着几点赏心悦目的浅色吻痕,露在被子外的手指微微地蜷曲着,爻森轻轻捏着他圆润的指甲把玩,嘴角扬着愉悦不已的笑。

上一篇:江苏省委:果断附战中心对孙政才案处理奖奖决议

下一篇:国庆少假北京新房网签量跌63.9% 创12年去新低